创业家

赛米·克力木:我要把新疆拌面卖到全世界

作者:gloomsky 来源:未知 2017-08-04 20:59:30 我要评论( )

赛米•克力木就是米拉吉老板的长子,十足的富二代。

说起赛米•克力木,新疆的许多人对他不一定了解,如果说起大名鼎鼎的米拉吉饭店,凡是喜欢外出吃饭和接待的人,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前段时间,亚洲首富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来新疆参加电子商务发展高峰论坛,闲暇之余就餐的一处饭店就是米拉吉。
赛米•克力木就是米拉吉老板的长子,十足的富二代。可如果见到他本人,真无法想象他的气质简直貌似一位打工仔,坚实的臂膀,彬彬有礼,热情诚恳,没有光鲜,没有骄横……
初识赛米•克力木
最早和赛米•克力木认识是在微博上,他现在是巴依人家餐饮管理公司的总经理,掌管“小面匠”、“巴巴汗”和“巴依人家茶餐吧”等几个品牌饭店的运营,时而他在微博上会发布一些饭店的优惠信息,时而会写一些心情文字。他的心情文字中透露着这个时代年轻创业者的一些思虑、考量和一种坚忍不拔的气度。
因“博”际会,我和@在北京的新疆人、五月花的阿里玛斯•甫拉提、赛米•克力木等一大批蓬勃向上的维吾尔年轻人都是很好的博友,又因为身处餐饮业,所以觉得有必要了解一下这些接过父辈基业的青年餐饮业主的心路历程。
在一个大雪纷飞的傍晚,我们如约在中山路的巴巴汗见面。见面的那一刻,赛米•克力木握着我的手说:“久违了,雷老师,很高兴见到你,欢迎您的到来!”……瞬间我感到双方没有一点陌生感,他的普通话是如此的流利,我想这应该不是我与他父亲认识的早的原因吧?
赛米•克力木很健谈,话匣子打开后就收不住,我的速记都略显吃力,有几次我不得不请他稍微说慢点。他首先说,他从小到大的梦想都不是干餐饮,哪怕是做环卫工也不会搞餐饮。
那为什么今日他会在自己父亲的企业工作呢?我们的话题一直围绕着他的少年时代直到青年时期的这么一个成长过程展开,从中我们可以感觉到他走到今天这一步,除了他父亲的循循善诱,就是对自己的锤炼,可以感觉他对自己的成长经历是自信又充满激情和抱负的。
两省三地的小学时光
赛米•克力木的小学时光,是在两 省三地,五所学校度过的。阿图什、乌鲁木齐、上海,是他小学生涯的三个站点。
五岁时就开始上小学一年级,比同龄人要早两年;二年级时他转学到阿图什读民语学校;五年级时又转回乌鲁木齐读民语,下半学期又转到汉语学校,六年级时他的命运开始了第一次转折。
那年暑假他父亲带他去上海游玩,兴头之余问他:“上海好不好玩?”他说:“好玩!”“把你留在上海行不行?”“行!”……就这样,他父亲在上海给他联系了一所寄宿制回民小学,安顿好以后就回新疆了,赛米•克力木就自己开始了在几千里之外远离亲人的读书生涯,好在以前他一直就是寄宿上学,父母和亲人不在身边也没觉得多不习惯。
起初令他头大的应该是当地的方言教学,赛米•克力木说,那个学校老师几乎都是上海普通话,说着说着上海方言就冒出来了,实在无法,他就自己决定倒退两个年级,回到3年级上,这样成绩可以跟得上,即使他们要求再严,毕竟以前学过,主要是为了攻克听力关。
为了更好的提高学习进度,赢得老师的好感,他每天都会提早去学校,到教室里和老师办公室打扫卫生。他说自己刚开始的确是为了表现一下,后来成为了一种习惯。从此后他得到了班级里同学和老师的喜欢,大家都喜欢和他交流,每个周末总有老师领他回家吃饭并辅导他的功课,让这个远离新疆的娃娃多感受一些家庭的温暖。
一年后的暑假,他回新疆探亲,奶奶因为想念和担心孙子,坚决不同意赛米•克力木那么小一个人在上海读书,他父亲没办法值得又把他转学回乌鲁木齐接着读书,回到新疆的赛米•克力木已经是一口流行的上海普通话了。赛米•克力木说,很多年后他才知道,那一年他爸爸给父母两个家族所有的亲戚规定,谁也不许给他的学校打电话或者给他寄钱,幸亏我也没问谁要过钱……
初中上少林武校
当小学六年级读完后,他的父亲在假期问他喜不喜欢武术,这个看着中国武打片长大的少年巴郎兴奋的说喜欢,就这样他的父亲在北京又给他联系了一所当时较有名气的少林武术学校读初中。
这个学校在当地十分出名,在这个学校能熬过来的人许多后来都成为佼佼者,挨打和打人是家常便饭,当然也是点到为止。赛米•克力木说,他以前还不知道这个学校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可以挨打,新生入校一般都会受到老生的欺负和刁难,但不许哭和告状。他到武校的头几天,因为不愿意给老生(学校“霸王”组)宿舍拖地打扫卫生,连续三天挨打。最后,倔强而又抗击打能力不错的赛米•克力木反而赢得那几位学生“霸王”的喜欢和信任,并邀请他去他们宿舍居住,从此他和学校里最能打的人生活在了一起,再通过后来教练的言传身教,自己的击打和抗打能力更迅速的提升了。
赛米•克力木说,那三年的初中武校生活,真正的锻炼的自己的毅力和耐力,学会了忍耐和坚毅,搞的自己也没有青春期的那种脾气了,因为已经打够了,这些对他未来的心里成长都有很大的帮助。
高中毕业见习烹饪
武校毕业后,他父亲对他说:“你可以继续在北京读书,甚至上大学、出国,可你对我们新疆,对维吾尔就陌生了,你应该熟悉自己的本土文化!”就这样,他遵照父命有回到了新疆在实验中学读高中。
高中读完后,他的父亲又对他说:“你应该学习一下做饭,学会时下我们新疆的常见饭菜的烹饪。因为我们家的一切都来自餐饮,你以后干不干这一行我都不管,但必须了解一下!”赛米•克力木觉得有道理,然后每天就到新疆父亲的饭店里开始实地学习烹饪。先从加火开始,到切菜,冷菜、热菜,打馕,宰羊、宰骆驼…….等等都一一认真的学习。赛米•克力木说,那时候为了去赛马场学习宰羊、宰骆驼,每天他都要骑两个小时自行车,还是冬天,等到了地方的时候,头发、眉毛、胡子上都是冰雪,白白的…….
等各种手艺都学的差不多了,赛米•克力木又向父亲征求上大学的意见,他父亲建议说:“你应该在中国上大学,因为中国的市场很大,我们有13亿人口,你未来的服务对象是中国这片辽阔的市场。”
大学时期的勤工俭学
就这样他考取了中国矿业大学,领上通知书后,赛米•克力木对他父亲说:“他上大学期间不问你要一分钱!”他父亲纳闷地问道:“那你的学费从哪来?”他说:“贷款!”原来他了解到贫困学生的家庭可以在银行申请助学贷款。他父亲说:“如果你贷不上款再来找我”,赛米•克力木后来想尽了办法终于把贷款办了下来。另外他找到自己一位叔叔,请他在自己上大学期间每月借给他1000块,但不能给任何人说,包括他的父母。
在大学里学校对贷款上学的学生有一定的饭票补助,赛米•克力木觉得自己因为上小学耽误了年纪,自己比周围同学都大一些,这样挺不好意思,就让老师把给自己的补助全部分给了其他贷款的同学,然后除了上课学习外,他自己开始在学校里或外面的夜市摆地摊,兜售新疆的各种特产,增加自己的零收入;或者去夜市卖自己做的“鸡蛋灌饼”。大三的时候,他干脆在校园里开了一家小饭馆“西域之乡”,自己当起了厨子,专门卖抓饭和拌面。就这样,大半年的时间他挣了五万多块钱,赛米•克力木说:“这是他利用自己的做饭手艺赚取的人生第一桶金,他感到了烹饪手艺的重要性,并由此在心里对餐饮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假期赴美考察
大三结束后的暑假,他参加了北京新东方学校组织的“赴美游学团”,游学团在美国21天的日子结束后,他决定留在美国继续考察,因为那次的签证是三个月。在旧金山无意中他结实了一位台湾的穆斯林老板,攀谈中,这位来过新疆的老板得知他来自新疆,就问他会不会做大盘鸡?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就请赛米•克力木给他做一道大盘鸡吃。在品尝完赛米•克力木的大盘鸡后,老板惊呼道终于在美国吃到新疆的大盘鸡了,并热情的邀请他留下,答应一年后把他培养成饭店的总经理。赛米•克力木说自己来美国是为了想在这里读研、读博,没打算留下工作,台湾老板说可以帮他联系在美国上学的事,闲暇之余可以在饭店打工,管吃管住,还有薪水。盛情之下,赛米•克力木决定在这个饭店先打工一个月,答应台湾老板专门做新疆大盘鸡。
一个月后,赛米•克力木领取了三千八美金的酬劳后辞职,带上这些钱他开始了在美国更广泛的考察。在这期间他广泛的接触了各地的华人,并顺便了解中餐在美国的市场情况,认识许多来自大陆沿海一带的中国老板,他们的身世也给了他很大的启发。赛米•克力木说,一些来自大陆沿海的老板在美国也不是一帆风顺,有的是几起几落,甚至是破产后回到中国,东山再起后再回到美国奋斗。他的心里感受是,他们每个人都有危机感,随时做好了破产的准备,即使再次倒下,只要手艺在就可以养活自己,就可以从头再来;只要有本事就不缺钱。
在纽约的华人街,他考察了面食市场,他发现新疆的手拉面在那里几乎是一片空白,而那里的人们对面的接受程度比大盘鸡强得多,如果能在那里“秀拉面”一定有广阔的前景,他产生了一个主意,以后要在纽约开一家新疆拌面馆,攒足钱后再回新疆开一家“来自纽约的新疆拌面馆”,这将会什么样的呢?赛米•克力木笑着说:“这肯定又能吸引和刺激新疆人的口味,东西结合!”
毕业后子承父业
在美国的三个月时间结束后,他回到新疆与父亲交流自己在美国的经历,他的父亲征求他的意见,是大学毕业后到美国留学还是先在他身边干几年,当知道自己身上缺什么,想要学什么的时候,再出国上学是不是更好?经过冷静的思考,赛米•克力木决定采纳父亲的建议。回到大学后,赛米•克力木一边完成学业,一边又继续开了几个月的饭馆。
去年7月毕业后,他回到了父亲身边,跟着父亲开始学习饭店的装修、布局,原材料的进货、预算等,今年开始执掌米拉吉旗下的三个新品牌“小面匠”、“巴依人家茶餐吧”和“巴巴汗”,小面匠是个拌面为主的快餐店,巴依人家茶餐吧以喝茶为主,我问他“巴巴汗”是什么意思?赛米•克力木说:“听父亲说,爷爷在世的时候曾经对爸爸说,米拉吉是高档消费的餐厅,挣得是富人的钱,可中国人有13亿,不可能都很有钱,应该让老百姓也吃得起米拉吉精工细作的饭。所以‘巴巴汗’就是老人家的意思,爸爸要还爷爷的一个心愿吧!”
赛米•克力木说:“他现在的经营的小面匠没有走米拉吉那样的高端路线,而是走平民价道路,我们现在的拌面价格是18元,如果按现在的成本计算,随着店面数量的增加,中央厨房的成本就会更低,拌面的价格还会往下降到15元。如此下去,力争实现‘一元利模式’,让更多的人吃到我们自主研发的美味拌面。”
经营未来
交谈中我问道:“现在新疆餐饮业已经在实现了利用移动互联网对进货、成本、出品、加工、服务等多方面的制约化管理,你在这方面如何运用?如果未来你去美国再创业,眼下的企业你会怎样运作?”赛米·克力木说:“数字化和信息化的管理并不难,关键是怎样不断地凝聚大家的心,只要心往一处想,我们就可以一起把新疆的餐饮做到发达国家去,大家都不会倦怠。我那时会把美国学到的各类先进的管理经验、知识,毫无保留的分享给国内的同事,让他们和我一起前进,最好能超越我!东西半球两地的时差也有利于我的管理,他们下班了我那刚好天亮,他们一天的营业额和诸多工作情况,一看电子报表就一目了然,问题出在哪可以及时的解决,现在的餐厅不是下夜班后,管理人员就要开晚会嘛!”
赛米·克力木继续说道:“他现在的任务就所有的工作细化,从进货、出品,财务、管理等等一系列工作流程全部制度化,这样就可以保证责任到人,做好每一份工作。”
天不早了,辞别之前,赛米·克力木踌躇满志的说道:“别人都以为我有钱(爸爸有钱),其实,我前不久才把所有的贷款和借款还完,我在学校是装着有钱而已。我的成长正应了中国那句古话‘穷养儿’,爸爸一直在启发磨练着我,成为自食其力的人。”
最后,我问道:“未来你的梦想是什么?”赛米·克力木说:“以后我要把新疆拌面卖到全世界!”(文/雷将图片由赛米·克力木提供)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赛米·克力木:我要把新疆拌面卖到全世界

    赛米·克力木:我要把新疆拌面卖到全世界

    2017-08-04 20:59

网友点评网友点评